谈及包装升级,他则说道,在消费者对产品颜值要求变高的当下,包装是难以用“美颜相机”改变并博得消费者欢心的,因此未来的一大课题将是研究产品包装的升级换代。分销渠道变革回到郑太自身,作为可口可乐装瓶商的它还有一个同样值得关注的话题:销售渠道的变革。小食代在交流了解到,郑太在约三年前开始建设起自控渠道。据徐永刚透露,在前三年的工作中,郑太将主要力量放在了河南乡镇地区的渠道上。而与4年前相比,郑太的乡镇经销商伙伴数量已由300多增加到现时的800多,村庄售点数从6万多增至10万多,渗透至1700多个乡镇。据介绍,在郑太的自控渠道下,业务代表承担起更多责任,需要每天亲自走访售点并接回订单。而原本要思考如何卖货的经销商,变得更像是郑太的物流合作伙伴。“我们要求业务代表需要每天走访20余家售点,然后把我们的订单接回,让伙伴去送货。”徐永刚说道,这一模式摆脱了业务代表利用一次性较大的折扣力度向经销商压货的弊端。但他也指出,由于业务代表需要每天走访来接订单,因此郑太建设自控渠道时的大压力便在于如何让他们认同新的渠道策略。归功于渠道变革,郑太今年的销量增长也十分亮眼。徐永刚表示,郑太的三大主力汽水品类,即拉罐装、500毫升装及2升装在近两年的销量增长均突破了双位数。另外,纯悦饮用水的销量更是在今年实现了翻倍增长的突破,销量超过了千万标箱。小食代在交流中还了解到,自今年下半年开始,郑太已开始建设自控的餐饮渠道,目前与多家河南餐饮连锁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其实餐饮渠道是个红海的局面,但对郑太来说是个蓝海。这是因为虽然我们有东西在卖,但卖的不完整。”徐永刚说道。他进一步解释称,一方面郑太餐饮渠道的产品组合不完整,以可口可乐、雪碧、大瓶装果粒橙为主;另一方面,郑太对该渠道的消费行为认知不完整,因为先前大部分的餐饮渠道由酒水商负责经销,该公司无法直接收到消费者反馈。针对上述问题,徐永刚提出了“三步走”的解决思路。在自控餐饮渠道的过程中,郑太将首先专注于打开市场通路,其次会逐渐引进更多适合餐饮场所的饮料,再根据消费者反馈来调整产品组合。“渠道为王,直达用户,建立以用户为轴心的产销机制。”他说。小食代在交流中还了解到,郑太不久后会进行工厂搬迁,而该项目是太古可口可乐在上海成立中国区新总部后个落地的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