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一线城市,不配喝精酿,有人认为,精酿啤酒运动的起源是嬉皮士运动,诞生于战后美好社会的“婴儿潮”一代。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来自衣食无忧的中产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品味不俗,在青年时期投身反主流文化、反工业化运动,追求开放、个性和自由等等。而精酿运动的先驱们大都是非啤酒从业者出身的自酿爱好者,业余在自家后院和车库里像炼金术师一样捣鼓,颇具极客性质。这种做法又被成为“吉普赛酿造”,“自酿”或者“吉普赛酿造”就是现代精酿啤酒运动的源头,但这种波西米亚的生活方式放在北美是郊区中产阶层的亚文化,放在国内可是年轻人的财富自由梦啊。再怎么热爱啤酒,只要还需要和别人合租、一年搬一次家、隔断间只能放一张床一张椅子的时候,你怎么能指望这个人成为精酿达人呢?可以说,中国精酿啤酒的大障碍之一,就是年轻酒鬼住不上大房子。比起啤酒,咖啡更容易得到社畜的认可,毕竟昏昏欲睡才是常态,不喝酒的时候都足够神志不清了。咖啡象征着干劲和奋斗,这和城市青年们的价值观不谋而合。而酒对于中国人来说意味着什么?痛风、呕吐、酗酒后的发酒疯、油腻的酒桌文化?在咖啡店谈生意,那很新经济,很国贸。一边喝酒一边谈生意?那得说着漂亮话咣叽一通干,白的红的一起上,黄的啤酒没资格上桌。在奋斗才是主流文化的一线城市,年轻人能不能按时下班都是一个问题,更别提在工作日的夜晚喝酒了。人与人之间保持有一定距离的酒馆文化,与中式酒桌的热情好客并不相符。图/unsplash而酒馆文化是一种熟人文化,一线城市的格子间和隔断房早就原子级地瓦解了熟人社会。除了极少数独行侠酒客,们都把孤零零地在酒馆里喝酒看成一件很惨的事。加班之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打开冰箱开一罐网购来的冰啤酒开始上网冲浪才是一线城市的普遍状况。酒馆要面临的挑战还来自电商,去酒馆点一杯酒都是几十块起步,更有七十块一杯的星巴克啤酒,劝退力十足。相比之下,在互联网上买酒实在太实惠了,好好利用一年两三次的打折减价活动,就足够满足普通消费者一整年的饮酒需求了。而前文说过,直接进酒馆贩卖是许多中小啤酒品牌的选择,电商不仅打击酒馆文化,也会对本土精酿啤酒有着不小的负面影响。网购送酒上门,自己在家就能放松,谁还去酒馆呢?钱多送装修费吗?塑料袋啤酒,本土的啤酒文化不过,走出一线城市,酒馆文化和精酿文化却开始在二三线城市开花结果。比如说起啤酒就不得不提的青岛,尽管塑料袋装啤酒可以说相当不安全不卫生,但这一过时的做法却能延续至今,俨然成了一种文化仪式了。这或许是“啤酒文化”理想的本土形式,足够日常,足够贴近大众。袋装啤酒、蛤蜊花生,不看脸我也知道您是青岛人。刚入门的精酿酒客们大都看不起这些工业淡啤,但港真,没有比新鲜的冻拉格更能解暑祛愁的饮品了。经济较为发达,生活节奏不快的城市才是酒馆文化的土壤,比如成都、重庆、昆明、武汉,这些地方的年轻人对文化尤其是亚文化消费的需求丝毫不比一线城市弱。迟早会有一部分年轻人从蹦迪梦中醒悟过来,意识到夜场不仅没有真感情,也没有真酒。而过上家庭生活之后的夜店王子公主们怕死,更怕痛风,大有改掉牛饮只吹,只约三五好友小酌的趋势,而精酿酒厂们要做的就是打赢1664和福佳白,似乎问题不。可是,消费“精酿啤酒”到底还是一种奢侈行为。有产品素质过硬的业内人士披露,普通IPA(印度淡色艾尔,精酿啤酒中颇具代表性的一种酒款)卖四五十块一杯,毛利率也只是在小赚的水平而已。普罗百姓来说,啤酒长期以来都扮演着佐餐饮品的角色,而“精酿啤酒”本质上是需要单独享用的美食,与中国人的饮食习惯相左。在酒馆坐下来喝一杯就几十块起步了,对大多数人来说,如果只是想解渴消暑的话,这钱拿去喝肥宅水确实更实惠。在美国,精酿啤酒占据10%的市场份额也用了三十年。在目力可及的未来,买一打送半打,四舍五入约等于不要钱,瓶盖还可以的啤酒文化,仍然会是主流。最后再给啤酒辩护一下吧,“啤酒肚”的锅,啤酒多只能背一半,伴随豪饮进行的食为才是主要的热量来源。工业水啤便宜够量,再搭配火锅串串烧烤,哪个吃货的夏天不是这么过来的?